吹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吹瓶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黄金地段现空中违建棚户区盘踞近10年

发布时间:2020-02-27 12:11:08 阅读: 来源:吹瓶机厂家

图为榆树馆西里15号住宅配建裙楼上的空中违建棚户区。

西直门外、北京展览馆南侧的黄金位置,从一排门脸儿房顶层招牌后露出一片蓝色钢板屋顶。

你看从屋顶上伸出来的架子,是他们计划再搭出来的第二层违建。隔着一条街,举报人指着一片空架子对记者说。

这里盘踞着60多间、近千平方米的违建群租房,被周边住户称为空中棚户区。经过近十年的蔓延,成为北京市区内房屋间数最多、涉及违法建设者最多、安全隐患重大的违法建设群。

据举报人介绍,这片违法建设寄生在榆树馆西里15号楼住宅楼二楼上,租赁商户的得寸进尺,业主单位的视而不见,使得违建群日益扩张。

区主管部门多次着手试图解决,但由于大多数违建者拒不露面或相互推诿,对这片违建的治理依旧遥遥无期。

目击:

见不到天日的60来个窝棚

榆树馆西里15号楼是一座L形的住宅楼,东西向正对着北京建筑大学,南北向紧邻华堂商场和展览馆广场公园,步行两三分钟就能到达北京展览馆,地理位置可谓优越。

就在15号楼的裙楼上方、一片空中寄生房紧贴着住宅滋生蔓延。想进出房间,就要从住宅楼2至3层公共楼道的窗户中钻进钻出。一周之内,记者连续三次想钻进这片寄生房里一探究竟,但都吃了闭门羹。

经老邻居指点,记者绕到楼房西北角单元公共楼道的窗户外,一行行陡峭的钢梯钉在上面。那帮租户都从那儿爬过去。带路人说。

站在那排紧贴着楼道透气窗的梯子脚下,才能感受到爬这个字多么恰如其分。一张简易金属梯戳在只有1.1米高的窗户外,成年人只能手脚并用地爬上梯子,再弯腰穿过窗框,再次手脚并用地爬到外侧一栋违建的屋顶上。(下转第二版)

从这栋违建的屋顶向下看,一间间违建房搭成了一片迷宫,一层层彩钢板相互叠着、压着,乱糟糟一片,看不清内里。

从这栋违建屋顶上左转,再从另外一张几乎角度垂直的梯子爬下,才能进入这片违建棚户区。

顺着已经生锈、脱落了台阶的钢筋梯子走下来,各种水泥房、石板房、彩钢板房一间间密布,大概有60多间。这些窝棚列成两排,中间留出了一条七扭八拐的通道,大约有七八十厘米宽。窝棚低矮,伸手可见屋檐。

透过一些没掩上的窗户,记者打着强光手电向窝棚深处看去,发现有些房间里头还打了隔断,屋里又黑又深,看不见尽头。

记者初次探访时正逢春雨连绵,一丛丛电线横跨在通道两端。电线最低处滴滴答答地掉落着雨水,在地面汇成一条蜿蜒肮脏的小河。不到一个小时,狭窄的走廊里积水就没过了脚面。记者只能踮起脚、叉开腿踩着两边房根,或者如螃蟹般侧着身才能走过。

昨天,虽然北京已经连续三天晴好,但积水还未散去,通道里弥漫着汗臭和脏水混合而成的臭气,令人掩鼻。

再大的日头也照不到这片房里去。 举报者说,这破烂市要还不拆,如果起火,谁也跑不出去。

调查:

每天钻进钻出,十年了没人管

探访中,记者向多位住在榆树馆西里15号楼的邻居打听这些违建的情况,说法主要有两个:一个说法是,在一楼裙房的蒙娜丽平美容院老板为了省钱,率先在平台上搭起了员工宿舍;另外一个,则是楼内住户邢某先在一楼搭出了小厨房,随后租了裙楼的一部分开了宾馆,随后大量兴建违建牟利。

沿着这两条线索继续深入,记者发现,这两个疑似违建源头目前仍然深深扎根在楼里。

记者调查发现,最早的美容院蒙娜丽平已经不再经营。原经营地被分租给了三四家小商铺。公开信息显示,经营者在2013年8月2日以北京容颜蒙娜丽平美容理发店为名,重新注册开业。

现有这些分散的小商铺中,哪家是蒙娜丽平呢?记者一家家走访,服务员都说不知道。

他们就是推说不知道。你看,从二楼违建里头撑出来的钢筋,又打算多搭一层违建。这就是他们家的。一位老邻居说。

另一个疑似源头是住户邢某,几位邻居都指认他是违建的大头儿。记者从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中查询到,这名拒不露面的违法建设者名下共有两家企业,其一就是注册在北京市西城区榆树馆15号的北京德鑫创业贸易有限公司飘香花舍餐厅,另外一家为注册在西外南路戊8号(德胜园区)中的北京德鑫创业贸易有限公司。

通过企业年报基本信息上的联系方式,记者再次确认,由于公安部门重新发放了门牌地址,西外南路戊8号与榆树馆15号其实是相邻的同一区域。

在这两家企业的许可经营范围内,都不包括宾馆住宿。但是,接客住宿的情况每天都在违建里上演。

近日,记者假称要批发服装,进入这家宾馆要求住宿。

我们这个宾馆啊,一共3层楼,最楼上的房子有窗,二楼和一楼都没有。楼上要贵一点,楼下便宜点,您自己挑。一名年轻的女服务员说,我们这里大多是老客,淡旺季一个价,有窗户的248元一晚。这名服务员还特意强调,这个价格没发票,如果要开发票,还要加点。

服务员所谓的一楼,实际是裙楼的半地下室;二楼则是稍微高出地面的裙楼;被大肆宣扬有窗的三楼就是搭出来的违建。以此计算,只要一年有260天住满人,违建客房的年收入就有45.14万元。

客流对15号楼住户的日常生活产生了巨大干扰。对于身边天天都有陌生人进出的情况,楼里的老住户们只能无奈地选择视而不见。惹不起,躲不起,只能这样了。

追问:

要拆违建多方得啃碎骨头

除了几处自住或者自用场所,60多间违建窝棚更多地用于出租给外来人口,或是商业经营。

经记者多次走访,终于有一名住在违建中的租户开了金口住在这么市中心的位置,租金只有400元到500元,哪儿找这样的便宜去?条件简陋也只有凑合了。

这房子谁租给他的呢?磨蹭了半天,租户只冒出俩字儿老乡。

无论是楼上的违建棚户区,还是楼下被一层层混乱分包的门脸,无序成了这片裙楼的主题词。业主为何会纵容自家楼房承受如此大的安全隐患?记者调查发现,这片违建的成因要从30多年前说起。

一份当时由市建筑设计院绘制的设计图纸显示,榆树馆西里15号是设计于1979年的一栋住宅楼。兴建时,在住宅楼前接出了大约2000平方米的粮店。

住宅楼下为什么要盖粮店?一位城市规划师说,那个年代还没有对居住安全制定统一的标准。区里感觉需要,或者业主单位感觉需要,就临时加上去。他说。

十多年前,这个经营不下去的粮店被收购,并入西城区一家国企。参与调查此违法建设的一位相关工作人员也证实,在粮店改制之后,被分割、出租给了蛋糕店、美容院、快餐店、理发馆等。

如今,绕着15号楼已经有大大小小二三十家商贩,有些商贩能够挂出营业执照,有些干脆就是白天关着门,等到天快黑了才出来摆摊。记者询问了几个偏小的商户,他们租赁来的房子,甚至已经被倒手了三四次。

这个区域的违建面积虽然不小,但是涉及的企业、人员太多太碎,一家家找起来,困难和阻力都不小。西城区城管执法局展览路第一执法队相关负责人说。

在本市严厉打击违法建设违法用地专项行动中,找到违建的线头儿,通常有两个方式,一个是找到违建所涉及的不动产业主,第二个就是找到直接的相对人。

但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此楼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但迄今为止都没有正规产权证。据说当年有一张区发改委的划拨单,但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这张划拨单的真正归属。这位负责人说。

如果没有产权证,是否会连裙楼都视同于违法建设一起拆除?这样一来,建于裙楼屋顶上的空中违建棚户区自然也就没了。

对于这种想法,业内人士表示并不乐观。

主要是因为此项目的设计图绘制于1979年,当时对违法建设还没有法律法规上的定义。按照法不追究既往的原则,还无法认定裙楼为违法建设。一位城市规划师向记者解释,1984年1月5日,《城市规划条例》正式施行。这份由国务院颁布的文件被视为认定违法建设的分水岭。

裙楼在《城市规划条例》颁布之前建成,因此只能认定它头顶上的这些棚户区是违建。这位规划师说。

对相对人的认定也进展艰难。执法队面对的不仅是硬骨头,还是碎骨头。

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榆树馆西里15号楼周边共有违法建设60余间(套),其中二层周边大约有违建40余间,涉及11位甚至更多违法建设者,一层、二层的违法建设面积将近1000平方米。但这些违建年头颇长,甚至无法判断是租户接出的,还是哪一届业主接出的,认定相对人很难。

一位工作人员透露,执法队目前只找到了3位违建者。

阻力不只来源于怎么拆除违建,还在于怎么让一些有实际困难的人生活下去。 西城区城管执法局展览路第一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在这栋楼外立面上,打通承重墙直接加盖违建房屋的地方大概有10处。其中,不乏一些生活困难的家庭,靠在阳台上搭出小厨房扩大面积,或者搭出鸽棚以养鸽子为生。

这位负责人说,希望能够联合多个部门,对这个空中违建棚户区给予破题,真正消除这块城市痼疾。 本报记者 吴镝摄 记者 耿诺

张久军医生

过敏性紫癜

鲁英医生

黄翔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