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吹瓶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SP被指为电视台运营商打工处利益链弱势地位

发布时间:2020-06-30 22:38:56 阅读: 来源:吹瓶机厂家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了《穿上“直播”马甲电视猜谜节目狂骗观众话费》一文,报道电视竞猜节目如何借助电视台、电台等渠道,以猜谜为幌子肆意“圈钱”的内幕,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今日,本报继续为您揭秘“简单谜面背后的谜底”——有奖猜谜背后到底有多少高额利润?在这一利益链条上究竟链接着多少“同谋”?暴利引诱利益同盟催生精密产业链随着购物广告“限播令”的执行,一种游离于广告之外的竞猜节目成了其替代品,并在短期内迅速覆盖了国内许多电视台、电台。“有奖竞猜为什么会如此泛滥?这是因为它的价值链在产生高额利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视台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述人士指出,早在2006年的“赠台大熊猫征乳名”活动中,就让SP们看到了庞大的互动节目市场。“一个晚上的短信发送量达2亿多条,而每条短信的收费是1元,一个晚上的收入就是2亿多。”不过,作为新的SP增值业务模式,有奖竞猜节目此前发展效果并不太好,尤其是短信互动竞猜曾一度被监管部门打击。尽管如此,SP们还是通过语音拨打的模式找到了“第二春天”。据业内人士介绍,以一家覆盖人口1700万的省级卫视为例,60分钟的电视游戏节目,每月播出30次,总收入可达183.6万元。一SP服务商郭某向记者透露,这种所谓的电视竞猜利润相当可观,据介绍,一个参与者从拨打到被告知“抢线”未能成功,大概要5分钟左右,按照手机的收费标准,市话费为0.25元/分钟,信息费约为2元/分钟,那么每打进来一个电话的收入大概是11.25元。如果有1000人次拨打的话,将可获利逾万元。“有些参与者打的时间长,次数多,那么SP的收入就更高了,少则几十元,多则几百元。”郭某透露,这种竞猜节目往往是由SP运营商负责开发并制作,而电视台、电台的节目时段就类似于广告时段,已经被打包卖给了SP运营商。通讯运营商为电台、电视台提供拨打热线的技术平台,并代收声讯费。昂贵的声讯费则分给电台、电视台、SP、通讯运营商。在金钱的驱使和暴利的引诱下,这些所谓的竞猜节目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商业链,而电视台、电台、通信运营商也在SP的经营中形成了利益同盟。利益分配电视台、电台成最大赢家?那么在上述三者之间的利益是如何分配的?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协议?谁获得的利益更大呢?郭某指出,一个有奖竞猜节目要真正地形成互动,需要“两头开放”:一方面需要电视台提供播放平台,另一个方面则需要通信运营商提供端口,“而这两部分也正是SP服务商投入的最大成本。”据记者了解,SP要想播放有奖竞猜节目,需要向电信部门申请端口通道,而作为通信运营商的中国移动、联通之类的商家对SP的准入也有一定的资质要求。以中国移动为例,目前要申请语音杂志业务的SP必须由当地通信管理局审批;要提供跨省业务的,则需信息产业部审核。广东某从事通信业务的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一般情况下,SP要获得语音杂志业务,事先需向通信运营商支付一定的费用。中国移动某分公司的内部人员高某表示,中国移动同SP合作语音杂志业务一般按照中国移动占30%、SP占70%的比例进行信息费分配,并由中国移动负责向提供技术平台服务的第三方运营支撑方提供支撑费用。不过该人士指出,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移动系统也会产生一定的坏账,因此,中国移动一般只能拿到24%、而运营商则拿到76%信息费分配。另外,如果与中国移动通过语音杂志门户开展合作业务的话,那么中国移动将占利益分配的50%,“因为中国移动要开发语音系统、人工系统等服务,所以分配的比例就要增加。”上述人士表示。据记者了解,目前电信、联通与SP开发语音杂志业务的分配比例分别为30%、27%。“扣除通信运营商的收入,其余的转给SP,电视台和SP按原先签订的协议分配。”郭某表示,电视台、电台一般不直接参与收益分配,而是所谓的以“卖广告”提供播出平台为由,获得利润。郭某透露,由于各台本身的影响力不同,各大卫视的广告收入价格也不一样。除此之外,SP还可以通过向电视台、电台买点的方式来合作,也就是说,SP所提供的竞猜节目会被插入某个节目的广告时段,而具体的费用也将由此时段的收视率来决定。“以上两方的收入占去了有奖竞猜的主要利润,一般来说,电视广告占利益分配的50%~60%,通信运营商约占30%,而SP则只剩不到20%的利润。”郭某认为,这也是为什么有奖竞猜对SP来说只是一个“噱头”的原因——由于SP在产业链条中并不占优势,因此分到的利益自然比较少,而所谓的“高额”奖金也就成为一个看得到吃不着的“大饼”。监管黑洞相关部门急需出台管理细则“虽然电视台、电台打着游戏竞猜的旗号,但是这实际上已经是一种赌博行为。”郭某认为,游戏与赌博最本质的区别在于,游戏是以极其复杂的规则尽可能去掉偶然性,而赌博则是以尽可能简单的规则来增加偶然性。北方某电视台广告部人员张某向记者透露,这类有奖竞猜活动之所以打出“游戏竞猜”的旗号,是为了规避广电总局的监管。张某表示,一般来说,电视台所播放的广告都由广电总局和工商管理部门监管。去年,广电总局颁发了“广告限播令”,各大卫视的广告时间段也陆续受到了影响,而游戏竞猜节目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被压缩的广告时间段,为电视台找到了新的盈利渠道。另一方面,作为同SP合作的通信运营商也拥有相关的义务,在SP准入条件中有这么一条:“内容必须合法健康,不得提供含有色情、反动等非法内容服务,不得违反国家有关政策、法规。”而如今,有奖竞猜却成为SP欺骗消费者、套取高额话费的手段。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吃钱容易吐钱难,有奖竞猜节目正是依靠高额奖金作为诱惑,穿着传媒公信力的外衣,游走在商业和道德之间,一步步成为了忽悠消费者的“老虎机”,也成为了电视台增加广告收入,通信运营商多收高额通信费用的途径。目前,“有奖竞猜”类节目正暴露出监督和管理上的空白,由谁来管、怎么管都没有明确的条文规定。同样,SP服务商的准入门槛、运营的合作方式、节目如何审批等,也都是工商部门、广电总局等相关部门急需解决的问题。每日经济新闻

定做工程服

淄博订做西服

临沂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