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吹瓶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奇怪的来电爱情故事-【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29:52 阅读: 来源:吹瓶机厂家

李霞今年36岁,但已经是县实验幼儿园的园长了,别看她的幼儿园有200多个学生,整天搞得挺红火,其实她本人并没有小孩儿,多年来只自己独居。这几天她总被一通奇怪的来电困扰着,连手头上的工作都做不踏实了。

“铃铃铃!——”电话又响了。李霞盯着电话紧皱眉头,到底接还是不接?她又犹豫了。手机上显示的仍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她昨天去查过这个号码,这是个名字并不认识的外地手机号,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无聊地捉弄我?“喂?”她终于拿起电话正色道。电话那头依旧是无声。“为什么不出声?你到底是谁?”李霞有点儿不耐烦了,这样无休无止的猜疑她不想再继续下去。园里的小刘老师敲门进来:“园长,城南那边儿又来了几个家长报名!”李霞挂断电话长出口气,她想她不能被这样莫名其妙的人所左右,她稳定一下情绪,还是得专心工作。

最近的生源特别地旺,连城南、城北比较偏远地方的家长们都来给孩子报名。这不,李霞正盘算着给园里换辆大点儿的巴士车来接送越来越多的孩子,前两天看过两辆车子,李霞觉得车况不太好,价格上她也不太满意,后来就忙得一直抽不出空儿来再去打听。这天刚一上班儿,办公室就来了个胖乎乎看起来很憨实的男人,他说他有辆刚开一年的大巴车要转让,车子就停在外边儿。李霞和园里的司机查看了车子后都觉得不错,胖男人开出的价格也很公道,于是她爽快地和这个男人办理了汽车过户交易手续。

其实这路子还是比较顺利的,也许老天开始眷顾她了。李霞想起这么多年来自己的艰辛,还要承受一个独身女人所承受的社会舆论,心酸不可言状!偶尔身边不熟悉她的朋友们还会给她介绍对象,但在她多次坚毅地拒绝之后,他们都默然了,他们不知道在她的内心深处始终为一个人保留着她的情感领域。

李霞25岁那年,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一个无业游民结了婚。那时她刚大学毕业不久,根本没有生活经验,分配了当老师的工作又是月月几百块钱的死工资,丈夫苑清也没有固定工作,日子没过几天,经济上就拮据起来,两口子短不了为柴米油盐的生活琐事犯愁拌嘴。苑清也打过几份临工,但都没做长。后来他结识了一帮社会上的哥们儿,有一次伙同那帮朋友一起参与了盗窃电压电缆,被判刑入狱,刑期16年。得知消息后的李霞哭得肝肠寸断,她在痛斥地埋怨了丈夫过后,又深深地体谅着丈夫的难处。

苑清和她的相识,是因为她有一次在路边的小吃摊上吃饭,桌上的皮包被小偷抢跑,正在一旁也吃着饭的苑清追上去帮她抢了回来,自此两人相识,相知,双双陷入爱河。尽管在亲朋好友眼中的苑清一无是处,但李霞心中的苑清却是正直、勇敢和完美的,所以她也一直坚信丈夫是有苦衷而失足入狱的,所以她一直仍然毫无保留地爱着丈夫,这也是她至今没有再婚的原因。

苑清所被收押的监狱离她的县城很远,每次探监她都要先坐火车,再倒两次汽车,有十七八个钟头的路程,可是她仍然坚持每年的假期都去探望,虽然见到的苑清对她不理不睬,甚至连头也不抬瞧都不瞧她一眼,但她仍坚持着。后来她的工作渐渐忙了,再后来她又接管了幼儿园,实在没有了时间分身去探望苑清,但她没有间断长年累月地寄信给他,她只想用自己执着的真情来告诉丈夫她的爱,告诉丈夫她在等着他。前些年,苑清给她邮寄过两回离婚协议,都被她撕成了碎片,后来监狱那边儿就再没来过消息,李霞一直以来对丈夫独往情深的告白也有如石沉大海没了半点音讯!李霞想,今年一定要抽出时间来再去探望丈夫一回,她要亲自告诉丈夫这几年来外面的变化;告诉他今年她买了楼房,等他出狱他们就可以有个温暖的家了;告诉他,她一直都会等他,哪怕26年,36年,一样都会等着他;告诉他,她是多么地想念他!这都好几年没看到丈夫了,也不知道他变样儿了没?胖了还是瘦了?……

是啊,每一个日日夜夜她都深切地想念着他!李霞擦一下她眼角的泪花儿,往事总在她孤独寂寞的时候浮上心头。她找出一些幼儿园的书面资料来放在书桌上,趁今天这个休息日在家,她得把明天教育局的专业知识研讨会上用的稿子赶出来。

“铃铃铃!——”李霞接起电话来,又听到电话那头无尽的沉默,她意识到这又是那个号码!“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有病吗?够了!别再打来烦我了!”李霞突然歇斯底里地喊叫道,这种折磨再也让她忍无可忍了!她挂断电话,疯狂揉捏自己的额头,生活中总是还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情。庆幸的是这一整天那个电话都没再打来。

星期一教育局的会议举办得很顺利,李霞针对幼儿园提出的人性化教育理念也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和赞扬。会议结束,局领导却一改常态严肃地对李霞道:“李园长,我同意你为教育招生搞宣传,可是这搞宣传的方式也太为热烈了,招生广告把城南城北贴的满满的,环卫局那边儿都有意见了!去!带你的人去撤一撤你们的广告!”

领导的话让李霞听得一头雾水,她什么时候贴广告了?怎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她也不敢怠慢,回到园里带上司机、两个老师、还有两个做饭的大师傅一同到城南去撤广告。到了城南李霞才知道领导说得都是真的,原来这里的大街小巷贴满了她们幼儿园的招生广告,怪不得最近的生源不错,却不知道是谁做了这么“过分”的好事?她顾不得多想,卷起袖子和同事们干起活来,在城南忙活了一下午才把广告撤了个差不多。第二天一上班儿,李霞又领着原班人马来到城北,可是城北的墙面上干干净净,不知道是谁已经做了今天他们要做的工作?大家伙儿只好打道回府。

一连两天都相安无事,只是那通奇怪的电话总会天天报到,李霞也麻木了,看到是那个号码就直接挂断不接。

星期四的下午,小刘老师急急慌慌地跑到办公室说班上不见了个叫小诺的学生,李霞大吃一惊!弄丢了学生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幼儿园办得再好、教得再好,也都是以安全为前提的,现在不见了孩子,可怎么向人家家长交代?也怪新来的两个老师缺少经验,学生不听话就带着情绪上课,说话严厉了些,这个小诺就赌气真的走了,但现在怪也没用了,还是先找到孩子要紧!正在大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的时候,那个出走的小诺却自己回来了,李霞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这才放下。小诺说她想回家,却在大门外碰到一个叔叔,那个叔叔给她买了棒棒糖,又带她回来。大家奇怪的面面相觑,还多亏这么个好心人把孩子带回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铃铃铃!——”电话响了。“喂!”李霞被小诺搞得昏头昏脑的,呆了半响才接起电话。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她才想起今天那通奇怪的电话还没有打来:“说话呀……为什么不说话?”要不是自己这个电话号码很重要,关系着很多学生家长和上级领导,她早就换号儿了!李霞无奈,正要挂断电话,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鸣笛声,她抬头看到是司机开着接送车拉来了新订购的学生桌椅刚刚停到幼儿园大门口,园里没事儿的同事忙都迎上去搬东西。

李霞怔怔地愣了一会儿,然后猛地向大门外跑去,刚刚的这声鸣笛声明明也从电话里传出!她焦急地在四处寻找,果然看到一个行踪可疑的男人匆匆往一条小路拐去。“站住!——”李霞追上去大喊,她今天非得抓住这个天天用电话愚弄她的人!

男人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但窘迫的背影好像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似的。园里的老师见园长今天的举动怪异,也都纷纷跟了上来,站在老师一旁的小诺大声的说:“就是这个叔叔给我买了棒棒糖!”李霞慢慢走近这个男人,男人也不得不转过了头。

“苑清?”李霞惊呼一声!她看到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她苦等了11年的丈夫!他从前那白皙的脸变黑了,他也瘦了。

原来苑清在监狱里表现突出优秀,获得了减刑提前释放了,上个月就回来了,只是李霞现在卓越的工作成绩让他更加自惭形秽地不敢与她相见。他不即不离地守护在她的周围,悄悄地躲在角落里默默注视他朝思暮想的妻子,悄悄为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包括贴招生广告、找大巴车、清理广告,也包括天天那通奇怪的电话,因为他实在是太想念她了,他只想听听她的声音!

看到苑清热泪盈眶,李霞的双眼也模糊了……

环保公示显示屏

15kw柴油发电机

泉州亲子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