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吹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裹着花被子的尸体-(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2:25 阅读: 来源:吹瓶机厂家

我住的郊区,几年前,还是一个小村子,只住着几十户人家。这几年因为房价太高,刚毕业的上班族为了图个便宜,只能一窝蜂地往偏远的城郊挤。如今,这个小小的村子住了不下几百个人,大半都是像我一样,刚刚进入社会,勉强站稳脚跟的上班族。

我回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从几个月前在这个公司上班以后,每天的加班生活,成了家常便饭。此时,狭长的街巷里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我疲惫的沿着小道走,走着走着,困意袭来,不小心身体一歪,踩进了草丛里,走了好几步,才止住去势。

我晃晃脑袋,转身往小路上走,刚走了几步,脚下突然踩空了一半,歪着身子摔回了小道上。我低声骂了句晦气,拍拍裤子,继续往家里赶。

站在家门口,借着手机发出的微弱的光,我找到了包里的钥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我在心中不住咒骂着主管分派的,堆积如山的任务。手机闪了几下,终于连微弱的光也没有了,看来也忙了一整天的手机,也终于罢工了,不过好在已经到家了。

我摸着黑推开门,寻到卧室,连衣服也懒得换,脱了鞋子,直接就瘫倒在了床上。忙碌一整天,此刻我已经快要散架了。我伸展手脚,准备好好睡上一觉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手好像碰到了什么。

我瞬间紧张起来,我的床上,还有一个人!

我妈妈也有我的公寓钥匙,是我自己给她的,她平时农闲的时候,会到市里卖点东西,或者到我家来看看我,有时待得久了,赶不上下午回去的车,便会住在我这。

但是,这样不声不响的就直接来我家,却从没有过。我想,可能是我加班太晚,妈妈不想打扰我,又实在困乏,就径自睡下了。

想到这,我安下心来,闭上眼睛准备进入梦乡。

突然,我打了一个激灵。因为我突然意识到,睡在我旁边的,根本不是我妈妈。因为我妈妈睡着的时候会有如雷的鼾声,这是庄稼人的特性,在忙碌了一天的农活后,谁还能保证睡得轻缓优雅呢。

而现在睡在我身边的这个人,不仅没有一点的鼾声,甚至连正常的呼吸声也没有,我立时屏气凝声,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霎时,整间屋子静的如同一太平间。

我一动都不敢动,汗早已浸湿了后背的衣服。许久,我鼓足勇气,稍稍偏转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边在脑海中迅速的搜索,可能借住在我家的亲戚或朋友,边看向身边的这个人。

这人背对着我,身上裹着厚厚的被子,只露出了一点头发。

那是一头花白了大半的头发,任凭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我认识的人里面有这么一号人,更不用说,能借住在我家里了。

我记得,我开门的时候,门也没有被撬开的痕迹。

这一系列古怪的线索堆积在我的头脑里,弄得我焦头烂额。

我想,算了,反正是一个老太太,一不敢盗窃财物,二不会杀人放火,姑且让她睡一宿,明天再问她便是。

我刚准备蒙上头,好好睡上一觉,可是不经意间向旁边瞥去的一眼,又吓得我睡意全无。

我床边的老人,身上裹了一条红底的绣花被子,这绝对不是我家里的被子,看那样式,是我家乡给死人入殓时,身上裹着的花被子。

现在,我可以确定,睡在我身旁的人绝对不是我的妈妈,也绝对不是我认识的某个人。我甚至不知道,睡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活人还是一个死。

想到这一层,身上刚刚消去的汗,又流了一身。

心里想着,我绝不能再这里坐以待毙,身上却使不出一丁点的力气,仿佛浑身上下都不是,自己的了。我心想着完了完了,这下要被着鬼勾了魂了,立时发了狠,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这下疼的我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头也不敢回一下,穿上鞋就往外跑。

这时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声音,那个老人咕哝着对我说:“小心脚下。”

这声音怎么听,都不像是活人发出来的。我顾不得什么脚下不脚下,在黑暗中摸索着门的位置,想要逃开着诡异的处境。谁知越急越乱,怎么也找不到门的位置。

额头上的汗,如豆粒一般,大小一颗一颗的往下滴。

身后悉悉索索,可能是那个老东西下了床。

这时,我终于找到了门的位置,连头也不敢回,径直向门外跑去。跑了几十步才发现,我把自己置于了一个绝境。

现在大概是凌晨时分,在这荒僻的城郊,连个公路都没有,更别说什么路灯了。月亮也被阴沉沉的乌云,遮的严严实实,四周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让人时时觉得像是鬼门关的黑气,笼罩在自己的身旁。

身后突然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四周安静的像是死了一样,只剩下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知道是那个老人跟过来了,吓得撒腿就跑,边跑边向后张望,想要确定与她的距离。

可眼前一片浓黑,一点光亮都没有,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如影随形的跟在身后,这比自己亲眼看到还要命。

这时那个声音就在我的耳边响起,她说着,“小心脚下。”

说话时吐出的气流呼在了我的脸上,吓得我尿了一裤子。

我发了疯似的向前跑,不知跑了多远,忽然一只脚踩空了,失重,跌进了一个很深的洞里,顿时就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我被一个早起晨练的大爷拍醒,“小伙子,你怎么睡在坑里啊?”

我赶紧道:“大爷,救命。”

大爷把我救了出去,我摔破了脸,满脸的血。等再低头朝坑里看去,只见坑低有一个裹着花被子老人的尸体。

大爷看着尸体大呼小叫,引来了不少人。大家一看,纷纷道:“这不是虎子他老娘吗?怎么丢在这么一个地方?”

众人打探之下才知道,老人的儿子为了继续领老人的退休金,就把老人草草地埋在这里,秘而不宣。

想来是我昨夜回家时,路过这里,不小心踩着这个坑了,老人便跟着我回了家,想到屋子里暖和暖和。而那句小心脚下,或许是在向我伸冤,或许只是怕我踩到她吧!

滚钢筋笼机组钢筋笼滚焊机的价格钢筋笼数控滚焊机

阳江螺旋管卷板管加工打孔防腐处理

12吨洒水车价格与配置

宝鸡渗水工程HDPE打孔管厂家生产工艺

莱芜市电子厂洁净工位设计

镀锌保温钉风管焊钉价格

随州市光电厂流水线净化棚设计

廊坊发电机出租2021全新报价

陕西办理道路清扫保洁服务企业资质证书

深圳铝模废品废料回收